中国商业网 - 汇集海量商业信息的网络电子平台 !

商业资讯: 新闻资讯 | 行业快讯 | 市场行情 | 营销理念 | 投资热点 | 市场热点 | 产品分析 | 股市行情 | 展会新闻 | 商业百科
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商业资讯 > 休闲娱乐 > 自认“商业”的音乐人大张伟:我千方百计地向大家证明我是一个肤浅的人

自认“商业”的音乐人大张伟:我千方百计地向大家证明我是一个肤浅的人

信息来源:booeoo.com  时间:2019-03-13  浏览次数:27

自认“商业”的音乐人大张伟:我千方百计地向大家证明我是一个肤浅的人

这不像是一次采访,更像是大老师的一次个人演讲,或者脱口秀。近30分钟时间里,大张伟几乎一直在手舞足蹈,金句不断,和舞台上的他别无二致。1999年1月,大张伟16岁,他所在的“花儿”乐队发行了首张专辑。20年后的跨年晚会上,他不但表演了自己的新歌《我是一颗跳跳糖》,还是主持群中的一员。现在,粉丝更多地称呼他为“大老师”,那是综艺节目带来的的意外收获。通过综艺节目触底反弹,大张伟的音乐似乎也进入了一个新阶段。《阳光彩虹小白马》和《我怎么那么好看》是他2018年唱火的两首歌,他也不掩饰自己对此有过预想,“因为我会算歌啊”,大张伟直言自己会刻意寻找年轻人的共鸣。他也有过一段时间的焦虑,痛苦的时候几乎每天都在哭,所幸大张伟已经学会和自己和解,不再拧巴地想要“改变世界”。

采写_本刊记者 陆茜??录音整理_实习生 朱雯怡

自认“商业”的音乐人大张伟:我千方百计地向大家证明我是一个肤浅的人

“我们要去让我们的二百五、让我们的开心去灭了所有的不高兴”

大张伟在一档电音节目里哭了。

采访时,这个片段还没有播出,是他主动提起的,“那回是我逼急了才那么说,给他们说得热泪盈眶的,我自个儿也哭,哭了一点点儿。”被“逼急”是因为他组里的制作人面对残酷的赛制选择弃权,作为主理人的大张伟想要开导他们,说着说着就哽咽起来,大抵算是自揭伤疤,坦露心事。“我本来不想说那么多,说太多了显得我好像特别事儿似的。他听起来有些“后悔”了。

《即刻电音》的制作人们可能还难以想象大张伟所谓的那些不容易在哪儿。他形容“所有的艺人就是在跑步机上奔跑。”即使你已经精疲力竭,却还停在原地,而一旦停下来,就会掉下去,所以你必须一直拼了命地奔跑。大张伟也不愿过多提起那些不易,“无论我吐了血地努力,我每天告诉别人我是多么的努力,但你一切的心酸、创伤和怨恨,在别人眼里就是个吵闹而已。”

自认“商业”的音乐人大张伟:我千方百计地向大家证明我是一个肤浅的人

十六七岁的摇滚梦,现在在大张伟看来是年少时的调皮捣蛋,“那样可以说一些家长不爱听的、老师特别烦的话,我还能公开让一堆人都跟我说这些话。我觉得太爽了。”当时,朋克是他做音乐的一个出口,后来逐渐向电子音乐转型。其实从《嘻唰唰》起就已经是舞曲音乐了,原因也很简单,他觉得“电音是一个能让大家开心的东西”。大张伟形容电子音乐就跟诗一样,都不是具象的。“电音的drop也是,它会让你感受到现在它燥了,或者它现在有点悲伤、有点拧巴、有点迷幻。”

大张伟承认自己的音乐是肤浅的,而且他引以为傲,“我特别讨厌在音乐里剖析自己。”他认为音乐是需要给大家带来欢乐的,“生活再残酷,我们也不能以泪洗面,对吧?我们要去让我们的二百五、让我们的开心去灭了所有的不高兴。”而这种天真的想法在很多人眼里就会被认为是“肤浅”。大张伟也不在乎,“我千方百计地努着力要向大家证明自己我是一个肤浅的人,我就是玩着命地努力证明我的肤浅,证明我就是要让你们开心。”

自认“商业”的音乐人大张伟:我千方百计地向大家证明我是一个肤浅的人

大张伟自述

“我首先是个满身瑕疵的人……”

我特别幸运。我是一个特别让天宠的人,我的每一段经历,那些所谓的挫折都没有把我打死。我不能说那是靠我努力,因为我当时没有任何努力,我只是在哭而已。当时我没法儿努力,我努力什么呢?因为所有人都否定你,你会觉得全世界人都不爱你。唉,你知道向别人证明自己这件事情真的好累,我想到这个的时候我都想哭。我觉得每回都在证明我自己就是一傻子,因为别人根本不需要你去证明,明白吗?我后来发现,有很多问题根本不需要解决,我只需要去扛过那个时候。天也帮了我很多。当时我参加完《贝尔》觉得自己要退出演艺界了,这么惨的节目都参加,我是真的没有节目参加了。他们美其名曰是为了锻炼我的意志,我说,好吧,但如果有一个选择的话,谁会去这个节目呢?没想到,它反而成为了我坚定下去的勇气。

自认“商业”的音乐人大张伟:我千方百计地向大家证明我是一个肤浅的人

我有一段时间特别焦虑,这多数来源于自我否定。有时候我会怕自己不那么红,隐约感觉自个儿好像没那么火的时候会有点儿着急。当然了,我觉得红这件事儿特别恶心,我不应该这样,但又能怎么样呢?这都不重要,我最大的焦虑,来自于自我挣扎。比如我写了个歌,我希望带给大家快乐,但又纠结这样是不是太俗了。我过不了自个儿那一关,就老在做梦,这个事儿我怎么办,我到底是要做自己还是作贱自己?我永远都在想我要去选择什么。后来我就学会了一件事儿,就是问问我的心怎么想,我就冷静下来了。但是我的心呢,是个碎嘴巴你知道吧?它不是一句话,是老在那儿说,说得我也睡不着觉,然后我就得去总结我的心告诉我的是什么。

就前一阵儿,我的心告诉我应该退出娱乐界,它天天和我说,不要再工作了。因为我真的好累啊,每天录像录得感觉自己马上要傻了,就是别人讲什么我都是麻的,很多时候都有这样的状况出现。而且那又不是我喜欢的事儿,如果说让我做音乐,或者演出,为这个我天天忙得24小时不睡觉,也值了。但是后来因为《即刻电音》,这个想法消散了一些,其实它是我生命中又一个《贝尔》,因为它又提醒了我最开始的爱,我的热血。

自认“商业”的音乐人大张伟:我千方百计地向大家证明我是一个肤浅的人

除了问心,我缓解焦虑的另一个方法就是,假装开心。强迫自个儿笑,就好像我真的还挺高兴的。最近开始吃糖,糖也能让我高兴。其实还是一句话,我改变不了的事儿就不去想它了。以前我老觉得,我凭什么不能改变?我要去用我的力量,我要去拯救它,我要去改变它!我现在特别爱做一个动作是这样(用手遮住眼睛),这儿根本没人,没有任何东西,我就给自个儿做,挡住世间万物的情绪。告诉自己,这个东西跟我没有任何关系,我既然改变不了,那就让它过去,不要再想了。我用一些肢体上的语言去让自己放松跟开心。

我不算是一个歌手,我的真实称号应该是音乐人。但是有太多都是那种插着肩膀、捋着胳肢窝评论别人的音乐人,所以我就不愿意这么说自己。我没有说自己唱得有多么好、多么稳定,或者嗓音有多么吸引人。因为对于我来说那是音乐,声音只是其中的一个道具、一个工具。我没有那么喜欢唱歌,但真的很喜欢做音乐。从我真正成年之后开始喜欢的,总是莫名其妙打动我的其实是交响乐。我老觉得四十五岁之后,我就应该去做交响乐。它可以忽然开心,忽然暗,它在一分钟之内可以变8种情绪。流行音乐一首歌你最多只能有两种情绪而已。说到底,音乐就是个感受。

自认“商业”的音乐人大张伟:我千方百计地向大家证明我是一个肤浅的人

而且我还是一个极其商业的音乐人。如果说商业这个词儿是为谁而生的,me!我所有创作中有百分之七十的歌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已,大部分都是为了配合电影、电视剧、节目的宣传曲。剩下的百分之三十是能让我颅内高潮,让我觉得,哇噻,我了不起!我特想对着镜子给自己磕头。《穷开心》就是,写完的那一瞬间,我给自个儿鼓掌鼓了一分钟。人间谁能做出这么俗,然后又这么曲艺,还这么顺,听起来又不土的歌?哇!简直太酷了。

我当时是较着劲写的,因为所有人都说我抄袭。《穷开心》没有一个音是我写的,我要跟他们说,我没有所谓的原创,但是我也能让你听见一首,你说不了我什么,但是你还喜欢听的歌。我要用我所有的才华证明的,不是让你尊重我,是我要把你气死。人是超人气歌手,我是“超气人”歌手嘛。但是爱我的人永远是爱我的,讨厌我的就讨厌我,他们尽量讨厌我,我开心。我首先是个满身瑕疵的人。但是呢,我后来也说,有瑕疵的翡翠依然是翡翠,再完美的大便永远他只是个大便。

自认“商业”的音乐人大张伟:我千方百计地向大家证明我是一个肤浅的人

大家对我的音乐有很多标签,什么神曲啊洗脑啊……其实我觉得对电子音乐特别不尊重的一个词儿叫做神曲。所有人都会觉得一件事,就是只要是个快歌,你就是个神曲。不管我用了多少最新的想法和我研究了多长时间的一个节奏编排,他就觉得是个神曲。但是我也觉得无所谓嘛,这个歌红了,对我来说也算值得了。

每次大家质疑我的时候,我只要听见一个小朋友在哼我的歌儿,我就觉得无所谓了。有一次我坐飞机的时候,有人认出我了,小朋友就开始“阳光彩虹小白马……”我心里可高兴了,高兴得不仅是因为坐飞机在天上,而是我整个人在天上,就感觉哇塞我简直太幸福了。我觉得能做到让小朋友这么由心的快乐,比那些网上的人,或者是专业音乐人说我棒,强一万倍。

自认“商业”的音乐人大张伟:我千方百计地向大家证明我是一个肤浅的人

    ——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商业网证实,仅供您参考